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资料
位置: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资料 > 武侠修真 > 铁血无痕 > 第三十一章:偷袭

第三十一章:偷袭

    第三十一章:偷袭

    沉闷代表来者是一个不善喜笑的人。

    也代表来者是一种极为稳重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他开口说出如此话,就绝对对眼前的老妇人之功夫底细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同时,也对自己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此人是谁?

    萧化仙朝外面望去。

    这一望,本就有点病态的脸,更加显的病态。

    从簇动影子中可以看出,来者不止一人,

    他们一个一个从外面视若无物地大步迈进堂屋。

    首先是一名青年男子,一双坚毅的眼神中,带着一种令人不可冒犯的威严。

    不过,脸上却有笑意,并且发自内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也对,一直只闻其影、且对一系列关键问题能解疑的人物——萧化仙,就在自己眼前,不笑才怪。

    站在大门旁墙角的蓝赛英一见一念:难怪可以喊出我名字,原来是桑无痕到了。作为一个益州总捕头,能知道我底细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心念之间,一名容颜靓丽,身材高挑的少女——依依,也是笑容满面出现在堂屋。

    当七巧儿现身时。

    萧化仙面对站在离自己三米地方的桑无痕和依依,沉声道:“你们是她搬来的救兵?”

    吐出这句话,很果断,表示自己虽不认识对方,但仗着自己功夫根本不虚。

    桑无痕笑了笑:“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救兵,又怎样,你能救的了她?”萧化仙眼神带着不屑,指了指地上盘坐的冷笑君。

    说话间,依依和七巧儿早已飘到冷笑君面前。

    墙边观看的凤花一愣,手一抬,剑尖一闪,突地又缓缓放下。

    想必知道阻止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萧化仙见此情景,依然满不在乎、一脸的嘲讽等待桑无痕答话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“绝焰”刀法多么厉害?!鄙N藓垡蛔忠蛔?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不仅了解我,而且也救的了她?”

    “不错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?!毕艋梢簧裥?,紧接面色一冷:“我自己都没办法,你又哪来的解药?”

    “不信,是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不信?!?br />
    “你扭过头去,好好瞧瞧?!币羯渎岫?。

    “依你,我就瞧瞧?!?br />
    萧化仙信心满满一瞟:便见已经俯下身子的七巧儿语气极为担心问冷笑君:“教主,你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还撑的住?!彼痪渫?,对依依轻声道:“依,依姑娘,玉玺在,在......?!?br />
    说如此话语,是不相信桑无痕和萧化仙的对话,怕自己瞬间崩溃,导致死亡。

    依依心里懂,鼻子一酸。从口袋快速掏出一个小瓶子,倒出几粒,极轻柔打断冷笑君:“前辈,你没事的,现在不多说,这是解药,请咽下它?!?br />
    “你真有解药?”

    这句问语,讲真,绝对无半点质疑意思,纯属一种惊喜导致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会骗您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不会?!?br />
    冷笑君一手接过,迅速往口中一倒。

    一瞬间,体内热火消退。

    不过一分钟,已经消失于无踪。

    她一站而起。

    萧化仙顿时目瞪口呆,随即脸一沉,倏地双手平衡一伸,手化指分别指向不同位置的桑无痕和依依等人。

    一团蓝色之火一喷而出。

    偷袭。

    绝对给人毫无任何征兆的偷袭。

    他如此做,并非知道桑无痕和依依的底细,纯属感觉冷笑君已好,对方已无太多顾虑。到时,动起手来,自然形成人多势众,那样的话,替公主拿到玉玺的阻力就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所以,大脑中迅速形成一种想法:用狠招抢先下手,以闪电般的速度来打伤几人,从而达到控制所有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想法虽好,可惜,不能如愿。

    就在蓝光快接近桑无痕和依依时,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伸手化掌一迎。

    “绝缘掌”和“追魂掌”,堪称掌法中的绝尖。

    这一出手,威力自是极大,它前方便掀起两股强劲劲风,震得木桌颤颤发抖,震得屋顶木梁灰尘四飞。

    同时,也震得蓝色之光急速返回,向萧化仙反击而去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掌法。平时只闻益州总捕头桑无痕武功如何高强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蓝赛英心叹一声:就连他手下的这名女子,从掌法上看,试问又有几人能敌?唉,当真江湖代代有人材出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萧化仙见两股蓝色之光急速反弹而来,不禁脸呈骇然。

    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之事。

    也是他面对对手唯一一次惊惧。

    因为,自出道以来,还从未碰到过如此内力浑厚的掌法。

    惊惧之间,也容不得思太多,否则,一定会被自己发出的蓝色之光所伤。

    百忙中,萧化仙一纵身,硕大身躯仿若飞鹰纵向门囗。

    他想逃。

    对,他的确想逃走。

    从桑无痕和依依一出掌,心里有底:在狭小空间内,功夫施展不开、不能放手一搏不说,单论对方两大掌力联手,自己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败,意味着再也无法替公主拿到玉玺。

    逃,意味着玉玺之事,以后有机会可再夺取。

    这种思路往往正确,可现实似乎残酷。

    桑无痕绝不会让这个对自己极为重要的关键人物轻易而去。

    否则,对不起一心想找到娘的依依,也对不起“无影派”几名女子的冤死之魂。

    当眼前不见萧化仙人影时,他整个人倏地一旋,然后一跃,五指呈利爪向已到门口的萧化仙后肩抓去。

    反应之迅速,令就在门墙角观看的蓝赛英心里大赞:好俊的身手。

    萧化仙本是天下难得一见的高手,也是大辽第一高手,自非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他闻的风声,猛一转身,丹田一沉,双手居然化拳,化刚劲有力,足有千斤,发出虎啸之声的拳,“霍”地朝离自己不过两米的桑无痕前胸打去。

    在相距之短的情况下,自然是绝佳出招。

    急速中的桑无痕一见,深知来不及变招,也深知不能躲闪。说实话,不是避不了,关键怕萧化仙趁自己躲闪之际,而逃入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,面对气势磅礴,内力强劲的拳,他只能硬来,硬来唯一招数是:五指抓向拳头。

    他真照做了,并且相当成功,五指似铁在一刹那准确无误地,牢牢抓住了对方拳头。

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资料 www.szcjc.com.cn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